鸭脖娱乐-官网

天津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谢庆森专访

时间:2021-02-28 16:13

  我系是从1984年开始从事这方面的科研和教学工作。1984年,我们举办了很多全国的师资培训班,收到了一定的效果。目前许多高校的老师是从我们学校出去的。正式招收本科生是从2001年开始的。现在我们的招生情况,每年固定招收本科生一个班,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一个班;研究生每年大概是10-15名左右;博士生一年大概招1-2个。有12名教师,还有3名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我们现在外聘教师比较多,主要从企业聘一些比较有实践经验的到我们学校来讲座或者是承担一门课。

  谢庆森:有一部分是天津市的设计公司。在汽车领域,我们把天津市汽车研究所的老师请过来,给我们讲一讲关于汽车设计当中的一些问题,学生也结合天津一汽的设计做些方案。另外一个渠道就是天津大学的历届校友。这个资源非常好,因为他们现在好多是从事机电产品的,都非常希望能够涉及到工业设计的很多问题,比如外观问题,人机界面问题,节能、环保问题等等。合作当中我们采用的方式比较多。

  第一种方式,采用校企合作。我们学生到企业去实习,同时也帮助企业做一些设计。这样对学生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他在结合课程当中做的都是实际的项目,而不是过去我们设计的假题假做。

  第二种方式,有的企业要求速度比较快,企业跟我们学校共同组织学生竞赛的方法。就是我们参加某某产品的竞赛,企业可能给点经费的投入,算是实践教学,属于工业设计系比较大的一个特色。天津大学的工业设计跟机械工程关系比较大,同时天津大学的工科背景比较好,然后我们跟各个学院都有一些联系。比如做景观的时候,我们会让工业设计的学生、老师帮忙一块来做。这样我们又承担了校内各个学院的科研任务,科研项目我们也帮忙做,利用这个机会,不仅锻炼学生,也锻炼老师。

  谢庆森:天津大学学生就业情况总的不错,每年都保持在98%的就业。工业设计专业大部分学生是这样的,一个是自主联系单位,从大三的时候就开始联系,包括实习,最后通过单位考察。因为企业,包括滨海新区对我们的学生都比较关注,应该是依托了天津大学这个牌子。在企业从事产品设计领域当中比较多。

  谢庆森:大企业比较多。有的学生出国,现在我们本科班,一个班都是在50%-55%,一半多一点考研。每届都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情况,去海信的比较多,还有天津一汽的也有一部分。

  谢庆森:天津大学有专门的就业指导中心。从专业上来讲,我们主要是对人才培养的方面,这是最重要的。将来走向社会生存靠两个方面:一个是人文素质,一个是专业素质。你得有专业能力,否则没有办法生存。但是光有专业能力,人品素质差也生存不了,所以这两个方面我特别强调。

  我们在教育上也特别强调三个方面:第一,人品教育。第二,能力。第三,知识的传输。过去可能认为课堂上老师为中心教学生,现在我们改了,一定要以学生为中心,这是我们重要的一个转折。我们说以往曾经出现过一些失误的地方,就是我们传授的知识,当学生毕业之后,发现这个知识是落后的。那么老师要掌握最先进的东西,告诉给学生,同时更重要不是教给学生知识,是告诉学生如何去掌握新知识,这个很重要,这是能力的培养。第四,我们有一门课叫“工业设计思想基础”,还有“工业设计社会学”,这两课强调人格、人品,怎么做人。只有有正确的价值观念,正确的道德品质才能做好设计。这是我们天大比较强调的几个方面,就是教学特点。

  我们每年的暑假有社会实践学分。第一个暑假,叫“设计采风”,我们知道现在的高中生、大学生毕业之后不会接触社会太多了,不知道怎么生存,一到社会无所适从,肯定不行,我就先把学生推向社会。这个时候就锻炼他们沟通、交流的能力。第二个暑假,要到工矿企业参加一下生产实践,要开证明的。通过几次磨炼,学生知道怎么跟人谈了。像这种交流的方式,对于设计类的学生很重要。第三个暑假,我们就让学生到设计公司去实践。这三个环节对学生特别有帮助,不是说技术掌握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怎么跟社会接触了。其实我们平常在课程当中就有好多实际的项目来做,让学生接触企业。

  谢庆森:现在我们叫“工程教育实践改革”,全国都在抓这个,从教育部就开始抓,也就是说我们培养的人才要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人。学生上课,不是说我们把知识告诉学生就完了。这些知识好教,容易教。但是有一种知识不好教,就是探索能力的培养。因此把企业的问题拿到课堂上来,让企业的科研人员来讲,讲生产线,或者是工装、设备、产品的特点,把问题提出来,我们的学生有了问题,带着问题和老师共同围绕问题开展教学。这个就是我们当今叫“CDIO”的一个教学模式,带着问题来搞教学。

  目前很多企业的重点不是培养人才,重点是盈利。那么企业可以捎带的来培养人才,但是企业碰到了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招的新的大学生不能马上适应工作,但是企业又不想前期投入,跟大学做一点前期工作,这是脱节的一个弊端,我想这个工作将来还是要靠高校跟企业的沟通和交流,这个非常重要。

  谢庆森:我觉得也不是一件坏事。有的学生特别喜欢这个,想找一个工作干,先掌握一个技能,因为高校的技能教的并不多,没有这么专业。可能社会这种培训班很专、很强,那么掌握了这一技之长,也是学生将来谋生的一个途径。如果我们这些培训都结合社会上真正的需求进行,而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话,我想是最好的,当然这是一个愿望,能不能实现是一个问题。但是这里面透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高校的教育在技能培养方面有薄弱的地方。

  谢庆森:我觉得职业教育是跟传统所谓的高等教育、普通教育肯定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还是很大的。不能把它混淆起来,也不能说我们为了一个短暂的就业问题,而把学校的普通教育变了味,肯定是不好的。每个学校办学必须有一个宗旨,办学培养的目的,也就是说究竟培养什么人,应该是非常明确的,各个学校都有不同的侧重点。但是我们说,在理论教学上,增加实践环节在今天是一个大的趋势,就是动手能力的培养。

  我们知道人类掌握知识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可以通过书本,另外一个通过实践。不能完全说跟职业教育一样,因为职业教育有它的特点,不是理论跟动手比例反过来,理论少了动手强。职业教育有职业教育的特点,我们的普通教育有普通教育的特点,关键是培养什么人。但是无论什么人,学知识的途径都离不开动手,都离不开实践。可能职业教育重在强调培养一线的上岗工人、技术工人。那么我们说普通院校毕竟在侧重学科的发展,学科怎么往前走的问题,有探索能力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想,这个情况我个人觉得中国的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必须要两条腿走路,但是不能混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