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娱乐-官网

404 Not Found

时间:2021-04-18 07:42

  7月20日上午,江西财经大学艺术学院工业设计系303创新工作室内,刚刚获得2015年德国红点奖的大三学生林炳塔与刘弈祈一边忙着手上的新项目,一边讨论9月份去新加坡领奖的事宜。“纸巾袋子”是林炳塔今年获得红点奖的作品,4月初,一次旅游中,景区遍地的瓜果纸屑让他印象深刻。

  7月20日上午,江西财经大学艺术学院工业设计系303创新工作室内,刚刚获得2015年德国红点奖的大三学生林炳塔与刘弈祈一边忙着手上的新项目,一边讨论9月份去新加坡领奖的事宜。

  在两人的身边,坐着工作室的导师、艺术学院副院长罗时武。尽管这个号称工业设计界“奥斯卡”的奖项每年会收到来自全球各地的5000多份参赛作品,最终获奖比例只有5%,但罗时武并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兴奋和激动,因为这已经是该工作室近6年来拿到的第5个红点奖了。

  自从2009年创立以来,从这个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送出的参赛作品,早已包揽了工业设计全球三大最高奖项德国红点奖、德国iF奖、美国IDEA奖。如果算上国内外其他奖项,数量接近千项。

  魏民,江西财大2011届工业设计系毕业生,如今在深圳拥有自己的设计公司,员工超过50人,年销售额500多万元。2009年,他与班上其他几个同学一起组建了创新工作室。

  工作室最初设在一个小房间,后来搬到学院303教室,这便是现在的303创新工作室。说是创新工作室,其实与普通办公室并无多大差别,几张桌子,十几台电脑,设计、交流、开会都是在此进行。

  在一所以财经见长的高校,工业设计专业仿佛只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作为工作室的指导老师,罗时武希望这个工作室能成为工业设计系发展的突破口对接企业需求,让学生在帮企业做项目中得到成长。但由于经验欠缺和诉求差异,这个思路很快就被搁置。

  一次偶然的机会,罗时武在与外界交流中,发现全国有很多专为大学生设立的工业设计竞赛。“江西在这方面建树很少,或许可以成为工作室新的发展方向。”罗时武说,与省内其他几所高校相比,财大工业设计专业成立晚、资历浅,“不走新路子,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参赛获奖,成效最快,最能体现学生的价值。”

  当年,工作室试着送出一件作品参加全国大赛,拿回了一个三等奖。此后,罗时武和老师们在教学中更加注重实际操作性和应用性,既将竞赛需求融入教学内容,又用书本知识指导竞赛方法。

  2010年,工作室一件名为“能量转换”的设计作品,利用切割磁力线发电的原理,将汽车刹车系统多余的机械能转化为电能,为汽车节约本应用来发电的汽油,一举拿下德国红点奖。消息传来后,所有成员几乎不敢相信。

  此后,获奖的脚步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拿下美国IDEA优秀奖、东莞杯国际工业设计大赛金奖;2012年获得两项德国iF奖,两项德国红点奖。至此,工业设计世界三大最高奖项全部囊括其中,工作室平均每年获奖数量近200件。

  对于这样的成绩,魏民深以为傲:“当你站上领奖台,环顾四周都是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甚至全球顶尖学府的学子时,这样的荣誉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303创新工作室的成功,一下就传遍了校园,越来越多的学生都想挤进这个充满创意和梦想的房间。然而,工作室能够茁壮成长,并非倚赖人海战术。恰恰相反,6年的时间里,这里平均每年只有20多个人,但却常年坐着4位指导老师。每个大奖虽然只有一个获奖者,但背后却是所有成员共同的努力。

  “纸巾袋子”是林炳塔今年获得红点奖的作品,4月初,一次旅游中,景区遍地的瓜果纸屑让他印象深刻。“如果把随身携带的纸巾变成环保纸袋,是不是可以很好地避免污染问题?”林炳塔的脑中灵光一现,随即开始着手设计:“正好离红点奖参赛时间还有一个月,说不定是个好作品。”

  作品先要过老师这关。初稿成形后,指导老师况宇翔一眼看出了问题,不少垃圾都有水分,怎么让纸袋不在水里溶解?多次修改,林炳塔将湿巾材料与普通纸张混合起来,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

  接下来,作品还要接受团队的“挑剔”。按照分工,每个学长带着5个学员成为一个工作小组,专门负责指定的项目,外观、便携性、参赛效果图的制作和拍摄,每个环节都不放过。时间到了5月中旬,一份完整的作品终于出炉。3天后,作品递交至红点奖组委会,并最终获奖。

  “工作室每年都有详细的竞赛日程表,每位成员都要承担相应的任务。日常教学中,这项任务还会纳入学分,到年终进行考核,不合格就会被淘汰。”况宇翔说,每年开学,从老师到学长,都会给新成员进行创新思维的培训。“这已经成为工作室的一种企业文化,一种把创新当作生命的发展思维。不论何时,我们都会把它传承下去。”

  “在管理上,我们也是参照企业制度,每个人必须严格遵守。”罗时武说,选拔成员时,工作室会对申请加入者的创新意识、动手能力进行考察,层层筛选后的胜出者才能加入这个团队,实行小班精英制。“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特权,作为一名大学生,基本学业不能丢下。其次,他们不能行使个人主义。开会迟到,不听管理,都会受到处罚。”

  今年6月毕业的杨朝圣,拿过不少大奖,但在工作室的两年里,却有过被赶出的尴尬。“刚进来的那个学期,由于不重视基础课程,英语考试挂了,被迫离开工作室。”杨朝圣回忆,为了“回归”,自己又重新参加了选拔,直到毕业,也没再挂过科。

  在工作室里,几乎每个人都曾获奖,这些奖杯除了为他们赢得荣誉,也会带来丰厚的物质回报。大到几万元,小到几千元,每位获奖的学生自己可以保留70%,剩下的30%存入工作室基金,用于设备购买、活动支出等。

  为了不让行政干预影响学生的创新积极性,工作室由学生自主管理,所有老师不拿任何津贴,仅负责业务指导。基金由专人管理,每一笔支出都需要工作室团队负责人审议并公开。几年下来,人员不停更新,但却从未因为账目发生过争议。

  “这里是一个优秀人才的聚集地,也是一个严谨的工作平台。”杨朝圣认为,两年的工作室学习经历,让他真正懂得了团队合作与纪律的重要性。

  事实上,竞赛只是工作室工作日程的一部分。尽管最初的校企合作并不成功,但罗时武一直没有放弃,反而让他看到了工作室的短板。“竞赛作品大多是概念设计,但企业的项目更接地气,最有实战价值。”2011年,学院一位老师在浙江深造,因为与企业联系密切,回校后把不少业务带到了303工作室。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每位学生都铆足了劲,企业生产流程、材料工艺、制造成本统统都被纳入设计范畴。只要不上课,工作室便是灯火通明,不少人忙到深夜才舍得回去。

  一个项目很快得到了企业的认可,其他项目便陆续发了过来,每个项目不仅为工作室创造数万元的效益,更为这些还在校园的大学生带来了广阔的视野和丰富的经验。到后来,工作室并不随便接项目,价钱也有严格标准。“提高学生水准最重要,一个好的设计师,不是以赚钱和拿奖为最终目标,而是要让自己的设计水平不断提高,让每个使用你产品的人都能获得生活的便利。”罗时武说。

  “我把这种做法称为自我造血,因为这不是为学校,也不是为学院,而是为了学生自己的成长。”罗时武认为,在社会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只有通过全新的人才培养模式,才能跟上时代,造就真正的人才。

  源源不断的造血,让工作室有了充足的资金支持。此时,恰逢全校出台鼓励创新创业的政策,工作室还得到了学校进一步的扶持:学生不论工作到多晚,用电全部免费。学生参赛获奖,指导老师也可以获得奖励。“这就像一个巨大的推手,让你根本停不下来,我们没有理由不向前发展。”罗时武说。

  还有一年,林炳塔就要毕业,如今他已收到多个企业的实习邀请。对于就业,林炳塔胸有成竹,“从303创新工作室走出去的人,不愁找不到工作。”

  翻开这几年的毕业册,工作室不少人都在大型企业承担设计工作。阿里巴巴、海尔、酷派等知名企业中,都有他们的身影。

  2012年毕业的黄光磊,现在已是阿里巴巴公司的一名交互设计师。提到曾经奋斗过的工作室,他充满了感激。“大三那年,我凭借一款折叠插座设计获得了美国IDEA优秀奖。直到毕业,光获奖证书就有一米高,成为我求职的重要砝码。”黄光磊说,“在303工作室,我把自己的兴趣变成了优势,在与同学一起做项目的过程中,不论是能力,还是自信,都得到了快速提升。”

  在深圳开公司的魏民,走的则是工作室学生的另一条重要出路创业。尽管公司还在起步阶段,但魏民已经接到了来自腾讯、微软等多个大客户的业务,预计年底销售额可以突破1000万元。而像魏民一样走在创业路上的人,工作室每年都在增加,南昌、上海、广东等遍地开花。

  近年来,303工作室已引起众多高校的关注。今年3月,德国应用科技大学校长访问江西财经大学时,专程来到工作室参观。当看到红点奖、if奖这些熟悉的奖杯时,他对于一个内地学院能有如此成绩显得异常吃惊,并初步探讨了合作办学的可能性。

  而在省内,一些高校也开始设置工业设计创新工作室,并派遣老师前来交流,临走前留下感慨:“你们专业创立时间晚,但正是这样,才有更大的创新动力,值得我们学习。”

  对于303创新工作室的未来,罗时武心里还有一张更大的蓝图,他希望把这些创业的学生拢聚起来,成立校友设计联盟,做自己的产品和企业。此外,他还想与大企业建立固定的合作关系,成为它们的研发设计中心,“为企业节省成本,也为学生提供机会,真正做到产学研一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