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娱乐-官网

工业设计创新的本质是满足社会需求

时间:2021-06-17 12:10

  “芙蓉杯”国际工业设计创新大赛,是湖南省人民政府为促进工业设计的创新与发展、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以工业设计助推新型工业化而发起的比赛,每两年举办一次,首届大赛于2008年在长沙举行。该项赛事获得了国际工业设计协会、国际设计艺术院校联盟和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的认证,已经成为继德国红点、美国IDEA大奖之后的全球顶级工业设计赛事之一。第二届“芙蓉杯”国际工业设计创新大赛从今年9月21日正式启动,并邀请了美、日、意等国的世界顶级工业设计大师担任评委。共有来自中国、意大利、美国、法国、英国、韩国、日本、阿根廷、荷兰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高校、企业、设计机构提交的3501件作品参赛。颁奖典礼已于12月19日在长沙举行。

  《科学时报》记者就工业设计的理念、设计创新及其应用等问题专访了2010年“芙蓉杯”国际工业设计创新大赛评委、美国工业设计师协会主席、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设计学院教授艾瑞克安德森(Eric Anderson)。

  艾瑞克安德森:一个“好”的设计一定是能满足某种需要的。“芙蓉杯”国际工业设计创新大赛中出现了很多解决问题的产品,既有学生设计的,也有公司设计的。学生组的作品“好”在他们展示了某种概念的形成及其在生活中的应用;公司组的作品“好”在他们已经做出实体产品,可以亲眼见识并亲自操作。这些设计不仅为问题找到了一个概念化的解决方案,更在细节上综合了触觉、控制、视觉上的整体系统,这种体验式的设计比其他的都要成功。

  《科学时报》:10年的企业工作经历和卡耐基梅隆执教经历,在这两段时期,你所接触的美国工业设计界发生了哪些重要变化?

  艾瑞克安德森:工业设计界发生了全面、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发生在美国。工业设计在不断扩张与进步,从专注于产品之类的静态事物,转变为注重多感官的体验,强调设计中的人文因素。注重人的因素的变化,对所有设计师来说都是个挑战。

  如现代产品的电子化,你不能只考虑静态的东西,还要考虑到机器与机器、机器与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问题,这就是正在发生的变化。当然这个变化是与信息有关的,信息传播是其中的一部分。至于人与智能机器之间的交流,机器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生产智能产品,比如一些智能设备和技术,所以技术是很关键的。

  谈到设计工作与教学之间的关系,两者之间有相似之处。区别在于工作是在客户需求的指引下进行的,顾客的需求与经济、市场有关,顾客需要立即能投入生产并有产品的东西,并且这些产品要能够赚钱。教学中,你不但要教授这方面的东西,还要给学生提供经验性、概念化的知识,特别是研究生阶段,这些知识要能够指导实践,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全面地探索这一领域。

  《科学时报》:你在教学中特别强调“集成化工业设计”理念,但这意味着需要打破设计与工程学、计算机等学科之间的界限,在这方面你有什么成功经验吗?

  艾瑞克安德森:我从不同阶段进行跨学科的教学。在本科生阶段,主要关注产品与人机之间的交流,并从成本、市场和社会等更广阔的视角来理解设计,帮助学生理解设计是一个系统中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以及理解他们所做的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影响。到了研究生阶段,我代表学校设计院与公司合作,设计相应的课程,组成一个小组来共同管理,目的是让学生得到更多不同来源的知识,接受多元的思想。我们还组织相关活动,让同学们理解课程的价值,让他们学会预测设计的产品会解决怎样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现在企业与教育的合作面临着一个绝佳的机会。企业与市场、顾客联系密切,教学则与学生密切相连,特别是研究生。在美国的研究机构,教授的作用主要在于研究、发展新知识,扩展现有的知识。企业与教育的联合可以通过项目展开,企业为学校的研究提供赞助,学生参与到这些项目中,实践自己所学。

  《科学时报》: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制造大国,工业设计才刚刚起步,这意味着要参与众多一流跨国企业的竞争与合作,在这方面你有什么看法?

  艾瑞克安德森:据我所知,多年来跨国企业和中国的合作已经有了广泛的基础。中国是世界的“制造工厂”,可以在消费者和设计者之间完成制造。比如,你可以有一个很好、很强有力的设计,中国则是一个很强的制造商。当然中国也可以通过提供生产技术来交换研发和设计环节,我认为这种事情已经实现了。实际上,中国制造也并不是照本宣科的,不是你拿来设计,我就完全照着样本做。现在中国制造中也有很多自己独特的想法,比如加入了很多具有中国文化的特征,在实践中形成了这种新的模式。而且这种模式也开始生根发芽,并在这几年的实践中得以显现。

  一个作品的设计是针对一个目标市场解决针对性问题的。比如对于苹果而言,我认为它并不是在刻意做一些事情,并不是专门针对美国或针对中国受众做研发。而是它的产品注重质量,能够解决人们普遍遇到的问题,所以人人都喜欢它,中国人喜欢,印度人喜欢,北美人也喜欢。无论如何,只要是有个性的设计肯定会受人欢迎。现在产品制造确实是一个国际化的过程,一个国家制造一个产品在现在变得不太现实,我们现在追求的是多国合作。如果想做全球的设计,了解全球信息对于公司的目标市场来说就变得非常重要。

  《科学时报》:当今世界,各种新材料、新技术、新工具、新观念不断涌现,这对国际工业设计界带来了哪些挑战?

  艾瑞克安德森:这个问题回到了核心理念问题: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做,我们的问题在哪。不管技术的概念是什么,如果技术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那么技术就没有做好它的本职工作。所以,技术公司要做的就是让技术更加流行,应用更加广泛。另外就是价格能够接受。你开发了技术,只有人们有能力利用,这才是有价值的发明。我们的产品并不是单纯的技术运用,而是提高机器的普适性。一个真正的智能产品,是要能真正满足你的需求,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和材料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所追求的就是运用更加精细的技术,针对更加细分的市场,使用更加便捷的方法,这样才能解决具体的甚至是每个人的需要。如果你成功了,就是因为你满足了社会的需要。